陈行之的“死海”和我的“复活”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3日
       陈行之“死海”与我的“复活” 1、陈行之先生近期文章《中国正在步入“权力死海”》(见《爱的思想:学习型社会的领袖》, 2010-08- 09)针对中国社会日益令人眼花缭乱和离奇的现象提出了一个独特的新概念——“权力死海”, 应该说这篇13000多字的文字是最震撼、最令人窒息的文章I见过对“中国现象”的描述和总结, 说“恐怖”是正常的, 因为只要涉及“中国现象”, 打开电视一天就不会出现令人震惊的画面;而且很“窒息”, 但真的是带着“死海权势”三个字来的, 死气沉沉的。说实话, 对于“中国现象”, 我应该已经“走心”了——十五年前的绝望呓语,

“如果整个地球是一块大蛋糕, 我愿意把中国切成无数小块, disr upt 并重新排列它。去四面八方, 这样就分不清‘中国’和‘外国’了!”(《白痴谈梦》, 1995)到十年后“死而未死”的感叹“从1950年代到21世纪……我们还要等待多久, “真相”这个词才能不再是奢侈的希望?”(“半个世纪, 叹息”,

2005年)今天几乎是寂静,

位置这条“心的抛物线”应该是鲁迅先生所说的, “绝望是假的, 和希望是一样的。”然而, 在打开文章的时候扑面而来的死亡气息, 尤其是“死海”二字, 让我猛然一惊:还是一朵“死水沟”的时代吗?回头看看“这是绝望的死水沟, /这里绝对不是美的地方, /还不如让丑的人去修炼, /看看他创造了什么样的世界。
       ”这是八十五年前闻一多先生写的。总之, “丑创造的世界”真是让人喘不过气来——时代已经“进步”了, 当年的“死水沟”其实是一个预言, 已经被“培育”了化为一片“大洋”! ——难怪陈行知先生的无数叙述中, 传来一股“死亡气息”!可是等等。 “死海”前面有“权力”二字吗? “死海权势”是什么意思?是的, 这个概念有特定的含义。陈行知先生的解释是:有一个东西, 作为最基本的材料, 一直都在参与现实和历史的建构。
       这东西就是:权力……自从中国有记载以来, 即使是作为秦帝国时代典型的东方专制(我们的教科书称之为“封建主义”), 权力从来都不是唯一的动力。和今天的社会制度一样。渗透到社会的每一个角落, 权力从未如此粗暴地介入每个人的私生活……我们正在进入一个独立于人类理性和经验的超现实现实边界。我称这个境界为“死海之力”。在这里, 陈行之先生把握住了中国这块已经膨胀到顶峰, 无法自拔的特殊土壤, “权力”这一独特现象“始终作为最基本的物质参与现实和历史的形成”。
       添加。它成为“社会制度运转的唯一动力”和“彻底废除()公民社会”, “渗透到社会的每一个角落”, 直到“粗暴地干涉每个人的私人生活”, 从而使“中国现象”已经成为“一个独立于人类理性和经验的超现实境界”——“权力的死海”!这真是令人信服和震耳欲聋!对于“中国现象”的困惑和困惑, 世界上无数学者绞尽脑汁, 翻阅各种经典, 试图解开这个“中国之谜”, 但因为太特殊,

所以:如何.. . 总结一下我们在历史范畴所经历的60年怎么样? “社会主义”?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东方专制”? “主义”?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后主义”? “新主义”?很难说……文中列出的清单也省略了“威权主义”、“极权主义”、“国家主义”等同样毫无意义的概括。这些概括之所以毫无意义, 就是都是现成的概念或概念组合, 怎么可能没有“今天从来没有这样过”的特殊事物的“抓挠”感觉!当然, “权力消亡“海”的概念不能上升到“XX主义”的层次, 这也是由它只是对独特现象的概括, 没有可比性所决定的。这并不奇怪。不过, 我还是觉得这四个字的组合略显突兀, 缺乏“顾名思义”的一目了然的清晰, 容易造成歧义。
       我希望下面我要讨论的关于“权力”和“死海”的一些想法, 不是基于陈行之先生的误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