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跃成简论当代中国礼仪领域的若干误区(第二部分)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02日
       (上接第一部分) 四、礼仪教学中的误区 1、过于市场化。许多教育机构和教师打着礼仪培训的旗号, 不重视礼仪文化的教育, 也不重视礼仪对国民素质、社会秩序和道德的意义, 甚至是那些经常涉及到生活中“如何孝敬父母、长辈”、“如何尊重他人的劳动”、“如何尊重他人的时间”、“如何尊重他人的人格”、“如何尊重他人的信仰”、“如何尊重他人的生命”、“如何尊重别人的环境”、“如何尊重别人的生命”、“尊重自然”等礼仪内容, 他们舍不得学, 学不教。他们只注重外表和技能的训练, 只训练化妆, 穿衣、身材、走路、姿势等, 比如培训模特、演员和花魁。因为这些培训比较有市场, 也容易赚钱。他们相信“市场需要的就是我想做的”, 所以他们是就像商人一样完全按照市场需求, 以赚钱为目的, 没有任何社会责任感, 从不考虑如何正确引导公众对礼仪和礼仪的认识。学习, 从不考虑如何通过礼仪培训促进中国和谐社会的建设。这确实与教育精神背道而驰。 2. 走极端。一些礼仪教学机构古今情深, 不加区别地把一些礼仪方面的经典著作拿来, 让学生背诵, 让学生模仿。比如让女学生穿古装, 在那里学三跪九敲(学这个东西, 除了演戏, 不知道有什么实际意义), 学“纯古”的东西, 并声明:“传统文化是精华, 没有糟粕。如果你觉得有糟粕, 那是因为你还没有真正学会。 “这不得不说走极端了。相反, 有一些礼仪教学机构, 女学生穿时装,

学挠头摆姿势(这玩意还真跟礼仪无关, 如果在古代的话, 一定是女人) 轻浮的表现通常只有舞女和妓女才学), 说是与时俱进的. 但是那些传统的礼仪文化基本上是不屑一顾的. 那些学生毕业后, 甚至是一些基本的传统礼仪我不懂常识, 甚至不知道什么是礼仪, 什么是礼节, 什么是恭敬的言语, 什么是谦虚的言语, 只是增添了几分性感和轻浮。这种态度3、教师认证过于普遍, 一些礼仪培训师认证机构为了经济利益拼命“认证”, 只要给钱。当代中国的高级礼仪培训师很多, 但真正懂礼仪的人并不多。有些人只是学会了化妆、穿衣、走秀、微笑, 甚至连基本的礼仪技能都没有掌握。有些人甚至分不清一些基本的礼仪概念。比如他们写书或者讲课的时候会说:“开工仪式也叫奠基仪式, 竣工仪式也叫竣工仪式。”这样, 他们也被认证为“高级礼仪培训师”。再这样下去, 中国的礼仪教育必然会退化。毋庸置疑, 这将使中国的礼仪文化更加衰落。 4.礼仪教学涉及的范围以往与礼仪无关的事情也被纳入礼仪教学的范围, 使得礼仪的内容显得有些过于复杂, 使人们对礼仪的理解更加模糊。比如现在的礼仪培训圈, 很多人把化妆技巧、色彩搭配、服装搭配、塑身、模特培训等作为礼仪范围内的知识门类, 都被纳入礼仪范畴。培训, 成为当前的礼仪培训。礼仪的重点和主要内容, 误导了很多人对礼仪的理解, 使得对礼仪不太了解的人, 对礼仪的理解更加模糊, 误认为礼仪的主要内容就是这些,

或者甚至误认为“礼仪就是礼仪小姐, 礼仪培训就是培养礼仪小姐”。这让一些男人对礼仪不屑一顾, 让他们觉得:“礼仪是女人的事, 和我们男人没关系, 对我的公司和事业都不是很有利。”谦恭敬人”(《礼记•曲礼尚》), 意为“教礼, 必谦恭敬人”。并做好那些“化妆技巧、色彩知识、服装搭配、塑身、模特”培训”和“自卑尊重他人”有什么关系?我觉得没多大关系, 学习这些东西多半是尊重自己。当然, 尊重自己是好事, 我们不能完全照搬古人的东西。适当的改进是必要的, 也可以在礼仪上加一点“形象美学”的知识, 但我们不能忘记礼仪的基础。抛开基础, 我们可以' t 把“礼仪培训”变成“”“审美训练”。事实上, 这种训练本身可以形成一个训练范畴, 叫做“形象美学训练”, 何必与“礼仪训练”混为一谈。又如, 有人将语言交际能力纳入礼仪范畴, 归入礼仪范畴。是《语言交际礼仪》的主要内容。仔细分析后, 你会发现它与礼仪的目的不符。因为礼仪的目的是表达尊重和敬畏, 传统礼仪不提倡任何“技巧”, 尤其是语言技巧。孔子有很多词来表达这个意思, 如“巧言成色, 清新仁慈”(《论语·立人》), “君子欲言松而敏于行”(《论语》孔子·雪儿的“)”)。传统礼节要求人诚恳恭敬, 不宜用语言征服他人。用语言征服他人确实是一种天赋, 一种可贵的天赋, 但它是另一种知识, 不是礼仪范围内的知识, 有人可能会问“语言交际礼仪和语言交际技巧有什么区别”, 简单来说, 语言交际礼仪是一种道德规则, 主要是为了尊重对方;虽然语言沟通能力是口才和智慧的能力, 但主要是为了获得利益, 比如在谈话中不要询问对方的隐私, 这就是语言交流的礼仪阳离子;诱导对方主动泄露自己的隐私, 这就是语言交流的技巧。我暗暗觉得, 我们这些从事礼仪研究或礼仪教育的人, 应该暂时放下技能, 先学好礼仪, 规范礼仪。范好, 教授好。 5.对于一些经典文件, 由于礼仪问题不明确, 误译、误传的情况屡见不鲜。在《礼记》中, 孔子有一句话, 叫做“夫礼之始”, 现在大多数人理解为“礼本始于吃礼, 最早的礼是吃礼”。但是实际情况呢?孔子是在什么情况下说这话的?其实孔子在参加完蜡祭之后, 想到了鲁国礼制瓦解的现状, 感慨万千, 说了这样一句话:“道途同三代功臣仇维志, 野心。燕……礼之初, 始食饮, 若焚黍鼠江, 龌龊时饮, 饮土和鼓, 仿佛可以祭祀鬼神……”(《礼记·礼云》)这里所说的“礼”是指“礼”(礼基本上是公认的最早的礼)人类的仪式); “开始饮食”不是从吃喝开始, 而是从提供食物和饮料开始(这种形式)。这里的“饮食”不是指吃喝的行为, 而是指吃喝的东西。而其中, “燧发黍黍馍馔邋遢邋遢, 饮之”。不是说烧过的五谷烧肉自己吃, 水自己拿在手里喝。如果是这种情况, 那也没关系。给鬼神。”应该是“把五谷和腐烂的猪肉放在石头上, 为鬼神烤, 在地上挖一个洞当杯子盛水, 双手拿着水, 供奉。给鬼神喝。”逻辑, 以此表达对鬼神的恐惧。所以我想, “仪式的第一杯食”, 其本义应为“最初的礼, 起于供食的形式”。不宜说“礼始于食礼, 最早的礼是食礼”。有《墨子·公书》中的一句话, “墨子起来又拜了。”现在的文坛基本把这句话翻译成“墨子站起来拜了两次”或者“墨子站起来再鞠躬。”公树盘说他的祈愿。其实这里的“起来”不是站起来, 而是跪着, 从坐姿变成了跪姿。那时候, 人们正式交谈的时候都是坐在地上, 膝盖着地, 他们的臀部着地。在小腿和脚后跟上, 当你要礼拜时, 必须先由坐转为跪, 因为在那个年代, 不跪不能拜, 站着也不能拜。另外可想而知, 墨子和龚输了。墨子面对面坐在席子上说话时, 站起来行礼是不方便和不恰当的。因此, “墨子站起来拜了两次”的说法确实不妥。六、称谓使用上的误区 1、目前很多行业和个人经常使用不符合礼仪的称谓, 比如电视节目里随便叫“某某同志”所以”对于普通观众, 并且 h医院工作人员随便称呼别人为“病人”。很多人习惯称自己为“老师”等。现在中国电视台播出的节目应该是面向世界各国公民的, 大部分的电视观众不应该是政党成员, 而是电视台的广播总是把某些人称为“同志”, 好像他们是专门为党广播的。 ”。这等于把这些“同志”强加于全世界看电视的人都是同志, 不管你是什么党派, 不管你有什么信仰, 不管你持有什么样的政治观点, 甚至不管你是好人还是坏人, 我的同志都是你的“同志” ”。这不是对非中共党员的不尊重吗?这不是把全世界的观众都当成中共党员了吗?如果有人想把他的“同志”介绍给党外人或外国朋友, 他不能说“这位领导是某某同志”, 对吧?对国家广播电台讲话就像是面对面对世界讲话, 不能只顾到党内的“同志”, 告诉大家“什么是某某同志”。有些标题是通用的, 而另一些则仅供某些人群使用。比如张三和李四是兄弟。两人说话的时候, 说起自己的舅舅王舞, 可以说“王舞的舅舅怎么样?”, 但如果和外人说话, 也可以说“王舞”。大叔呢?”别人听了会是什么感觉呢?这个时候应该说“王五先生怎么样”或者“王先生怎么样”等, 因为这些称谓适合大多数人, 而且人容易接受, 同样的, 面对全国广播, 我们应该用适合世界上大多数人的标题。这是技术问题, 也是礼仪问题——一个尊重广大电视观众, 我们再来看看“病人”这个词, 任何去医院看病的人, 都可能被医生称为“病人”或“病人”, 不管是不是真的病了与否, 即使是健康的孕妇或健康的新生儿去体检, 医生经常这样称呼它。这在过去可能看起来很正常, 但随着社会文明的不断发展和人性化服务的不断进步, 人们越来越觉得“病人”或“病人”这个词不够文明和人性化。而且这不是很礼貌。在医生没有诊断出来, 不知道有没有病的情况下, 称某人为“病人”或“病人”, 是粗鲁和武断的, 是对他们的诅咒。例如, 如果某人是一个健康的孕妇, 她去例行检查, 称某人为“病人”是否合适?就算知道有人病了, 但称某人为“病人”, 就是暴露一个人的伤疤, 触碰痛处, 是不尊重人。就好像当面骂胖妹“胖妹”, 骂盲人朋友“瞎”一样, 虽然她是胖妹, 他是瞎子, 但他们听的舒服吗?他们会在心里感到被歧视和侮辱吗?一个人的名字可以反映一个人或一个组织的素质, 也可以反映医疗卫生部门对你、我、大家、社会、人类的态度。那么, 来医院就诊的人到底应该怎么称呼呢?我想, 如果你去医院看病, 你也是医院的客人, 所以你可以称他们为“医疗客人”, 好吗?再说说“自称老师”的问题。根据中国传统礼仪, 人们通常使用谦虚的称谓, 如“下”、“史家”、“小人”、“学生”等; 》、《老师》等。虽然不提倡自己用谦虚, 但也不宜用使用敬语。自尊是不合理的、非传统的和不道德的。但是现在有些人习惯用尊称来称呼自己。许多教师、培训师或教育培训机构的普通工作人员喜欢称自己为教师。 “教师”是“教师”的荣誉称号, 现在也是对教授文化技能, 或在某些方面的研究取得成果并具有一定文化地位的人的荣誉称号。自称“老师”不等于自称“教练、医生、律师、会计师、讲师”等, 自称“我是张医生”、“我是会计李”等, 只是传达一种专业的信息, 自称“老师”的同时, 传达了一种强迫他人尊重自己, 自我肯定自己的学术地位和文化造诣的信息。称一个人“老师”是一种恭敬的称谓, 充满了对他人的尊重, 称自己为“老师”意味着有意无意地表达自己的自恋或自负。因此, 称自己为“老师”时最好谨慎。别人称我们为“老师”是可以的, 但我们称自己为“老师”时不能太随便。当然, 在某些情况下, 称自己为“老师”更为合适。例如, 如果你自己是老师, 你可以称自己为老师,

对你自己学校的那些学生, 对那些比你年轻的同事、熟人或年轻人。学生也可以称自己为“我是老师”。此外, 自称“老师”的事情要慎之又慎。例如, 培训机构的年轻工作人员对50多岁或60多岁的老教授说“我是潘老师”是不合适的;对校长或受人尊敬的人说“我是刘先生”;一个年轻的培训师不太擅长说“老师, 我今天在这里, 主要是为了教你……”等等。那么在这些情况下你应该怎么称呼自己呢?前两种情况, 满足礼节的方式就是直接喊自己的名字。这种“自大或自恋”的自称。这些头衔的问题虽然不是什么大问题, 但也能反映出“礼仪之邦”的公民是否重视“仪式”。 2、部分称号不再符合现代文明。如果我们仔细分析,

我们会发现, 我们国家常用的许多官衔已经不符合现代文明。比如我们通常所说的“省长、市长、县长”, 是非常封建的, 不切实际的。我们以“市长”为例。过去县长掌管全县, 行政、司法等一切公共事务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而今天的县令, 他的首领是谁?谁是“长”人?事实上, 他只是在县政府工作的公务员的领导和上级。他不是县人民、法院、检察院的领导, 不是“县人大”的领导, 也不是“县委”的领导。他的真实身份应该是“县政府首脑”或者“某县行政长官”。称它为当“市长”确实名不副实, 确实不符合“为人民服务”的公仆形象, 也确实不符合现代文明。
       人大应该考虑这个问题。
       又如“总统”这个称号, 也颇为封建, 意为“至高无上的统治者”。当今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正在或已经完成了各个国家职能部门和各种领导人从过去的统治者或管理者角色向现代仆人角色的转变。正如某个国家的“总统”访问西安时对西安的一个小女孩说:“我不管人民, 我为人民服务。‘总统’没有权力管人民, 但全国人民有权力管我。
       ” “总统'。”但是, 我国仍然用“总统”的称号来指代一些国家的高层管理人员, 实在是不妥, 甚至是对这些“总统”的价值观的不尊重。礼仪状态不应该是这样的。以上六点是我认为在当代中国礼仪领域中比较重要和突出的一些误区。希望有关人员和有关部门在今后的礼仪规范建设实践中能够考虑和参考。